进击的排球

大愛排球少年!!什么關於排球少年的CP都有!!

缘份1(月日)


拖了两年的文终于有时间写了!
这篇后面可以会出现三角关系(微笑
现在主要为月日
自創設定

設定:
月岛萤18歲-偶像、月岛明光25歲-月岛萤的经理和亲哥哥、日向翔阳18歲-剛畢业的平凡高中生、日向夏-小学生(不清楚她在漫画中的真正年龄)

—————————————————

一天的晚上

“嘎吱(开门声)哥哥!哥哥!开电视!快点!”日向夏打开她的房门,從房间里呼叫她的哥哥。
當她跑去日向翔阳的面前,他將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提示妹妹輕声点,然后說道 “嘘~夏,不要大声叫~现在已经是12时了,妈妈在睡觉哦~”
“对不起!哥哥!”她双手合在一起,调低音量説道。
“話説已经这个时间了,有什么重要的節目吗?”日向感到好奇,他一边开电视一边问道。
“月岛萤第一次的演唱会啊!”她坐在沙发上兴奋的説。
日向想了想,看着他的妹妹问“月岛萤?没有听过呢~他是谁啊?”
“他是....啊!演唱会要开始了!夏待会再跟哥哥说!”她丢下这句话,眼神已经集中在电视上。

日向只好陪她一起看演唱会。

演唱会中,在女生们的欢呼声中出现了一位淡黄色自然卷的短髮男生,臉上掛着微笑的开始演唱,漆黑的夜空背景衬托他磁性的声线,令气氛充满了神秘感。

“他是月岛萤....吗?...啊呢?好像在哪里见过....”

日向在月岛萤的歌声下慢慢的进入梦乡。

翌日,日向在阳光的照耀下醒过来。“嗯嗯.....好耀眼~”
他伸个懒腰,发现了他身上贴着一張纸条。
【给哥哥:夏先回校了!多謝哥哥昨天陪夏一起看演唱会!后来哥哥睡着了,所以夏帮哥哥你錄下来了!( ^ω^ )还有月岛萤的事夏今晚也会跟哥哥說的! 夏】
“为什么要贴在我身上呢...”日向抓抓頭,看看时钟的时间“啊!已经中午了,去吃个午餐吧!”

———————————————

同一天的早上

“萤....今天有一个清談節目....导演说录取了你....”

月岛萤剛換好一身便服,準備享受难得一天的休息日,却被月岛明光説的消息打斷了一切的行程。

“哈....哥哥,今天的确是我的休息日吧?但为什么今天突然有一个清談節目要录取我?”月岛萤説得非常平静,却向自家哥哥露出了不屑的眼神。
“..抱歉....萤...我已经跟导演说明了,但是他說已经𠄘诺了別人今天一定要...录好.....拜托了!萤!”月岛明光微微低头,努力的向自家弟弟解释,然后抬起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我不管,这是导演顺口开河的问题。”月岛萤无视了哥哥转过身走向往外面的门,最后站在门前丢下一句“你们自己慢慢想办法吧~”就这样走掉了。
“嘖....真是的,我只想好好的休息一天都不行吗....”月岛一边逛街一边埋怨。

有一滴雨水落在月岛的眼镜上,晴朗的天气一瞬之间变得陰暗起来,恶劣的天气使月岛的心情变得更差。
“嘖...”没带雨伞的月岛只好找附近的店铺避雨。
很多人都沒想到天气会变化得这么快,人们都各自急忙着避雨,在这个混乱的情况下,月岛跟一位橘色頭髮的少年发生碰撞。
“哇啊!”那少年纤瘦矮小的身体与月岛碰撞后,他的身体重心不稳的往后跌,屁股用力地摔在在地上。
“痛痛痛...”他揉了揉剛摔到的地方,想
着能舒缓一下痛楚。
他往上看了看,在昏暗的环境下,伴着微小的雨声和开始变得涼快的天氣,剛與他碰撞在一起的月岛身影显得更高大、更吓人。
“咿咿咿咿咿咿!对不起!真的很抱歉!”他立馬彈起来,不斷的向月岛90度快速鞠躬道歉好几次。
“并不是很嚴重的事,不需要道歉这么多次吧。”
那少年听到了月岛的声音,身体僵直起来,慢慢的抬头看着月岛。
“难、难道是....”他揉了揉眼睛,认真的皱起眉头盯着月岛的样子。月岛感到有不詳的预感。
“啊!月岛...唔!”话音未落,月岛便用手捂住他的嘴巴。
“請不要发出这么大的声音,我可是会很困擾的。”月岛带着愤怒地微笑的說着。
少年在本能上感受到月岛的杀气,他馬上闭上嘴巴。月岛下意识地拉下了帽子,並看了看周围的情况。
“我们先走去前面的便利店避避雨。”月岛説完便拿开了捂着少年嘴的手,向便利店的方向輕跑过去,少年隨后跟上。

—————————————————

在便利店

“唉……幸好沒人听见。”一瞬间月岛就被少年抓住他的手,眼中发光的看着他。
“幹嘛啊.....”月岛疑惑的看着他。
“請给我一个签名!我帮妹妹拿的!如果她有你的签名,她一定会超开心的!拜托你!”那少年再次向月岛90度鞠躬,但这次他以哥哥的身份为妹妹向月岛拿签名。
月岛看着那少年为妹妹而努力的身影,便想起了自家哥哥努力为他着想的样子。
“你....有签名板和签名筆吗?”月岛缓缓的向少年説道。
“欸...因为沒想到能碰见你,所以沒有带.....”少年不知所措的看着地面説着。
月岛已经预料会有这种情况,他伸手到褲袋𥚃,從裡拿出了一張小卡片,熟练的從另外一个褲袋中拿筆在小卡片上签名。
“这个是我的卡片,我已經在上面签了名,你就拿这个给你妹妺吧。”
“哦哦哦哦哦哦!非常感谢!下次我一定会带上签名板和签名筆的!给妹妹一个大大的签名!”在他頭上的乌云消失得无影无踪,換来一个灿烂如太阳般的笑容。
月岛看到他的笑容,一瞬间闪过了一絲模糊的場面,卻很快就忘记了。
“你...叫什么名字?”月岛不經意的问了少年。
“日向!日向翔阳!”
月岛感到疑惑为什么自己会问了他的名字,明明自己是多么讨厌这类型的人,但當他看着日向毫无遮掩的笑容,自己会感受到不知何来的温暖。
“吶!我们有机会再见的话,就做过朋友吧!”日向再次笑起来。
月岛没有回答日向,只默默看着他的脸。
“啊!雨停了呢!”日向仰望着渐渐出来的太阳。
“时候也差不多了,我要回去工作。”
“是啊!加油哦!我跟妹妹会支持你的!”日向做一个努力的姿势。
“噗!你知道这动作显得你很小孩气吗?”月岛轻笑道。
“吓?!才不会呢!”日向不斷向月岛揮下手刀,月岛下意识地捉着他的双手。
“那,有缘再见。”月岛冷冷的说道。他放下了日向的手后,就一直向前走,没有回頭。
日向晃了一会儿,抚摸着剛被月岛抓住的地方,在手臂上留下了似曾相识的触感和余温,月岛冰冰的余温剛剛好缓和了日向小孩子体温的热度,但他臉上的暈紅卻消失不去。

—————————————————

在片場

“啊!月岛回来了!”编辑惊讶的说道。
“嗯。”月岛冷冷的回答。
剛踏进片埸的月岛,看着很多人惊讶的样子,无奈得不知説什么才好。
“萤!为什么....”明光跑到月岛面前,惊讶不知如何表达。
“并沒有什么,只是现在心情不錯.....”月岛別过脸去。
“....那是不是要拍的....清谈节目..”月岛輕声的說道。
“要!當然要!哥哥爱死你了!萤!”明光緊緊的抱着月岛,带着愉悦的心情說道。
月岛看着哥哥喜极而泣的样子,便想起了今天与他相遇的日向。
“果然还是不太相似...”月岛默默的説道。

—————————————————

同时在街上

“急招!急招!没有工作的人快来看看!没有工作经验也可以的!”
在日向买了便當回家的路上,整个街上迴响着这把声音,日向向着声音的出处走过去。
“打杂?”日向疑惑的看着招募工作的板子。
“是的!只需要搬搬抬抬。只要你勤力,工资福利可商量!有兴趣吗?少年!”工作人员带着期待的样子看着日向。
日向看了看板子上的公司名字,眼前一亮。
“好、好吧!我做!”日向带着兴奋的心情说道。
日向期待着开工的日子,同时在心里期待着其他的东西。


灵异传说(我三年前作的文)(渣文一篇)


自創故事
一篇渣文
剧情挺混乱(个人见解)
因为很久沒有放文,才放的文
可能有机会整篇改过(有时间的话)
有意见請多多留言


能接受的话就看下去吧

———————————————————————————

在很久以前,有一位女生在福树中学念书,她的名字叫緒方咲夜,她的学校除了流传着七大不可思议的传说以外,现在还流传着雨伞男这个奇怪的传闻。

“吶~知道吗?雨伞男的传闻。”
“有听过!有听过!是說一个死在雨中的男生,之后他的灵魂拿着雨伞的到处杀人的事吧!話説真的可以用雨伞来杀人吗?”
“哈?你问我?大概是有特别的装备吧!”

最近在她的身边听来听去都是这些对话,她不明白人们为什么会相信这些听起来都知道是多么虚假的事,用雨伞来殺人什么她從来都不相信,直到今天她亲眼目睹有人死在雨伞男的手上。

雖然她亲眼目睹,但她看到的是她手上有一把沾满鲜血的雨伞,正確来説应該是100Kg的铁槌子,加上用了一塊布盖在上面,远看真的有可能会被人以为是雨伞。还有她身上的血迹和已经头破血流躺在地上的尸体,她完全不知道雨伞男就是自己,她还对自己杀了人的記憶都没有。

她完全崩溃了,她丢下沾满鲜血的铁槌子,不断想快点回家。回家后,她立马跑去自己的房间,把衣服脱下来,狠狠地丢进垃圾桶𥚃,之后將剛才的恐惧狠狠的喊岀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这、在底是什么啊.....为什么......”
“嘖,不小心给你见到了....”在镜子𥚃传着男生的声音。
“欸.....?!”
“哈哈哈哈哈!!谢谢你借我身体去杀人~。”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没什么....只是解悶罷了。”
“为了解悶......你就是因为这样而去杀人...你的人性去了哪里!”
“不要说多余的话,我要杀人的时候你就借你的身体給我就好....."

话音未落,气得发疯的她將镜子打碎,碎片散落在地上,手上沾满了自己的鲜血。

“咲,妈妈回家了。剛才是不是有什么打破了?”
“没事的妈妈,只是镜子碎了。”

自從那天起,雨伞男这个传闻慢慢被世人遗忘,就連作为亲眼看见的她都忘记得一干二净。直到她初中毕业當日,发生了一件改变了她整个人生的事情,她才记起當天的事。

这天因为爸爸去外出工作,妈妈又只顾去弟弟的毕业典礼,所以我跟家人吵架了。

“什么啊!妈妈你只顾去弟弟的毕业典礼!都不去我的毕业礼!不公平!”
“没办法啦!弟弟还小,我去完弟弟的毕业典礼再去你的,好吗?”
“嘖!算了!你不用来也可以了!”我狠狠地把门关上。

我在毕业礼上见着其他同学有自己的家人陪伴他们,我是多么羡慕呢。

毕业礼完了,我寂寞的走回家。回家后,我突然一瞬间失去意识,意识回来时,换来了一片血红的世界给我。爸爸、妈妈和弟弟他们的身体被人一截、一截地切割成一片片,已经分不清哪一个是谁,地上血流成河,其他地方也沾了血迹,而我手上有一把很熟眼的铁槌子。

“这、这个在底....呜!頭好痛!这是什么!在哪里看过的样子.....(哈哈哈哈哈!!谢谢你借我身体去杀人~)这个是!”

我當天的记忆從这里一瞬间全部记起来。

后来警察和救護員来了,他们完全没有怀疑我就是兇手,只是用很悲伤的眼神看着我说。

“没能救你的家人,真的对不起。”

我頓时冲出家,不理会他们对我呼叫,我一直冲,一直冲到我跟弟弟經常去玩的森林里,这里有我们的秘密小屋,因为我很喜欢木工,所以当然这间小屋是我造的。

我只要一辈子在这里生活的話,一定没有人知道,亦有可能不会再发生这些事,就算要杀人都是我自己被杀,不会有什么问题,当时我就是这样想。

之后从此在这个城市里绪方咲夜的影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一話番外:雨中死去的男生)

———————————————————————————

其实番外篇也是三年前写完了₍₍ (ง ˙ω˙)ว ⁾⁾第二章进行中(停了很久)

想题目中(想要大家的意见)(影日月)(轟出勝)(雷cp的話不好意思)


大家很久沒见了!我是一个不擅长作文的人,所以已经荒废了这里很久了!突然有种感觉想作三角恋呢!个人大爱三角恋₍₍ (ง ˙ω˙)ว ⁾⁾,所以就想说什么好呢?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我的英雄学院那个大三角和我最爱的排球少年的三角恋呢!但是并没有什么好想法呢!我只在这边说一说罷了,防止我忘记了!有好的梗我就会作,当然也要有时间啦!(一名中五学生),所以有什么意见的话,请求给我一点意见!(๑•̀ㅂ•́)و✧,我会尽我的力去作₍₍ (ง ˙ω˙)ว ⁾⁾借tap不好意思呢!因为我不想荒废这里太久!@

《生日1》(影日、月山、大菅、东西、及岩、黑研、灰夜久、兔赤)


又来排球少年cp短篇!(^O^)官方cp先,后冷cp

主题:生日

————————————————————————

1.不变的日常(影日)(日向生日)
*自主练习时
影山:“喂,日向。”
日向:“嗯?什么事?影山。”
影山:“今天,我会給你更多托球。”
日向:“哦哦噢噢噢!!!真的!?为什么?”
影山:“.......为什么,那还要说吗?今、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小声说)
日向:“欸!!你记得我的生日啊!你不说我也不太记得啊……”
影山:“你.....是笨蛋吗?自己的生日都可以忘记。”
日向:“嘛....没有实感啊~只是这天特别可以吃蛋糕。”
影山:“的确....”
日向:“嘛~我现在有你的托球已经足够了!”(^∇^)
影山(//∇//)

2.有点不同的日常(影日)(影山生日)
*部活完結后
日向:“喂,影山君哦~”
影山:“什、什么事啊?”(什么啊...这家伙)
日向:“这个。今天就特别给你。”日向把手上餘下的包子给影山。
影山:“什、什么!?你...发燒了吗?”
日向:“什么啊!很奇怪吗!你不是今天生日吗!?”
影山:“.....哦...多谢。”
日向:“.....不用客氣。”
之后沉默下来(^^;;

3.小小的幸福(月山)(山口的生日)
*假日
“叮当~”
山口:“是的~来了~”
“咔擦”(开门声)
山口:“...欸!阿月!”(O_O)
月岛:“...山口,今天你有空吗?”
山口:“欸?为什么这样说?當然有空啊~”
月岛:“今天一起去午餐吧。”
山口:“好的!”(≧∇≦)
*到快餐店
山口:!?(・_・?)“阿月不是去吃蛋糕吗?”
月岛:“今天我想在快餐店里吃。”
山口:“这样啊~”
月鸟:“你,要不要軟薯条。”
山口:“要!多谢阿月!♡♡”(≧∇≦)
月岛(生日快乐,山口。)

为什么不说出来啊月岛(T_T)

4.每年的生日(月山)(月岛生日)
*放学后(8歳)
山口:“阿月!我今天可以来你家?我買了草莓蛋糕給阿月庆祝生日啊~”
月岛:“.....嗯。”
*假日(12歳)
“叮当~”
“咔擦”(开门声)
山口:“阿月!生日快乐!我買了草莓蛋糕啊!”
月岛:“进来吧。”
*回家途中(16歳)
月岛:“今天去我家吧,你有買草莓蛋糕吧。”
山口:“欸?!为什么阿月知道的?!
月岛:“我每年生日你都買草莓蛋糕给我吧,我已经知道了。”
山口:“是啊~”( ^ω^ )

5.包子(大菅)(菅原生日)
*在坂之下杂货店
泽村:“菅,你的肉包。”
菅原:“谢了~欸?麻辣肉包!”(O_O)
泽村:“虽然跟麻婆豆腐有点不同....生日快乐,菅。”
菅原:“这样就好啦!谢了!大地~”( ^ω^ )菅原走向前拥抱泽村。
泽村( ´ ▽ ` )ノ

6.又甜又辣的生日(大菅)(大地生日)
*在午间时间
菅原:“大地!今晚来我家吃饭吧!給你煮一餐生日晩餐!”
泽村:“....好,谢谢你。”(有不详的预感)
*在菅原家
泽村:“.......果然..”(・_・;
菅原:“什么?大地?不合口味?”
泽村:“....不是不合口味,只是我记得你只懂煮麻婆豆腐,而我记得我有说过我不能吃辣的....”
菅原:“啊!Σ(゚д゚lll)忘记了!那大地不要勉强吃了!”
泽村:“...你煮得这么努力,我不能不吃呢...”
菅原:“大地~(T^T)”

结果第二天泽村因肚子痛没有回校。

7.給自由人的杀球(东西)(西谷生日)
*自主练习时
西谷:“旭桑!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给我杀球!”
东锋:“杀球?哦~好啊!”
*部活完结后
西谷:“旭桑!請我吃GARIGARI君苏打味冰棒!”
东锋:“哦、哦!好啊!”

西谷的生日就是这样过。

8.胆小的王牌(东西)(东锋生日)
西谷:“旭桑!生日快乐!”
东锋:“西谷~(T ^ T)你记得我的生日呢~很开心啊~”(感动)
西谷:“所以旭桑今天的杀球,我一定会好好接球給你看!”
东锋:“西谷~”(T ^ T)(感动)

結果除了东锋的家人,真的沒有人记得他生日。
(可怜)

9.小偷来了?(及岩)(岩泉生日)
*晚上12:00岩泉家
“咔擦”(开窗声)
岩泉:”嗯嗯?是誰啊~是晚上的啊~”(( _ _ ))..zzzZZ(打呵欠)
及川:“小岩♡生日快...砰!好痛啊(´Д` )~是我啊!今晚是来夜袭你的~♡”
岩泉:“啊?!死啦!混帐川!!
及川:“冷静点啦~会吵醒伯母哦~”
岩泉:(♯`∧´)
及川:不要生氣啦~我来帮你庆祝生日哦~”
岩泉:“不用!”

最后及川被岩泉丢出窗。

10.???(及岩)(及川生日)
*早上
及川:“小岩~早上好~♡”
岩泉:“哦..早上好。”
及川:“今天是我的生日哦~”
岩泉:“哦。”
及川:“不跟我庆祝吗?”
岩泉:“放学之后再说。”
及川:“OK~(^з^)-☆我很期待哦~♡”
*放学后
及川:“..........”
岩泉:“..........”
及川:“吶吶~小岩~”
岩泉:“......晚上再说。”
及川:“ 欸~”(´・Д・)」
*晚上的訊息
岩泉:【...生日快乐啦,我想不到怎样帮你庆祝...明天買一个牛奶面包给你。】
及川:【3Q哦♪(´ε` )小岩~晚安~♡】
岩泉:【晚安。】

11.休闲的假日(黑研)(研磨生日)
*研磨家
黑尾:“研磨,我来了啦!”
孤爪:“阿黑.....为什么....。”
黑尾:“今天我来陪你玩游戏机哦~”
孤爪:“多谢,阿黑......”
*晚上研磨家门口
黑尾:“研磨,我要回家了,生日快乐啊!”
孤爪:“嗯....今天很开心啊....”
黑尾:“这样就好了。”(^ω^)

12.打排球的干劲(黑研)(黑尾生日)
*黑尾家
孤爪:“阿黑....你今天生日想做什么?”
黑尾:“好问題!嗯嗯~今天又没有部活,不能打排球呢.....做什么好呢?(-_-)
孤爪:“......我陪你打排球吧.....”
黑尾:“真的!?”
孤爪:“....今天是你的生日,加上在我的生日每次你都会陪玩游戏机.....所以今天就特别陪你打排球吧.....”
黑尾:“多谢了。”(温柔的笑着)

13.作死的人(灰夜久)(夜久生日)
*放学后
灰羽:“夜久前辈!請等一下!”
夜久:“什么啊?”
灰羽:“請把手伸出来,手掌向天。”
夜久:(・・?)(伸出手)
灰羽:“这个,生日礼物。”灰羽將一盒牛奶放在夜久手上。
夜久:“...为什么是牛奶?”
灰羽:“因为前辈一直都在说想高一点,所以就(飛踢!)痛!为什么前辈又給我飛踢!”
夜羽:“没什么!不用你管!”

14.作死的结果(灰夜久)(灰羽生日)
*自主練習
灰羽:“夜久前辈!今天是我的生日哦!”
夜久:“是啊.....这样我现在给你一份生日礼物。”ψ(`∇´)ψ
灰羽:“是、是什么生日礼物呢~”(强烈的不详预感)
夜久:“今天不能接球100次的话不用回家。”( ^ω^ )
灰羽:“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Д゚)))))))
夜久:“就是这样,慢~慢~享受这份生日礼物吧~”(^_−)−☆
灰羽:“不要啊!!!为什么!!”

夜久是为了上次他生日的事来复仇。

15.(兔赤)(赤苇生日)
*部活
木兔:“赤苇!赤苇!生日快乐!”
赤苇:“多谢。”
木兔:“赤葦~再开心点吧!”
赤苇:“那木兔桑,今天請你好好地练习。这样我会很开心的。”
木兔:“哦!!!没问題!!”

结果木兔真的好好地练习了。枭谷排球隊的隊員都感欣慰。ヽ(;▽;)ノ

16.烦人的前辈(兔赤)(木兔生日)
*早上
木兔:“heyheyhey !赤苇!今天是我的生日哦!
赤苇:“是吗?生日快乐,木兔桑。”
*午间
木兔:“赤苇!今天是我的生日哦!”
赤葦:“我已经知道了。”
*自主练习
木兔:“赤苇!今天是我的.....”
赤苇:“我已经知道了,不用再説。”木兔沒说完已被打断了。






1110月日の日

哇啊啊!我因为考试没有写文很久呢!现在馬上写一篇短短的文!

日<<<<月

———————————————————————

“月岛啊啊啊!!!”

“吵死了!日向!”

这家伙每天都是吵吵鬧鬧的,真是的..

“月岛!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为什么这样问?”

“因为菅前辈说今天是我和月岛的日子,你知道为什么是这样吗?”

“......大概就是说我和你排球球衣上的号码吧,我是11,你是10。”

“哦哦哦!!真聰明呢!月岛!”

“这个这么簡單....那有可能不知道吗...还有,这个给你。”

“为什么給糖我吃?”

“没有什么意思。”

“...哦,多謝”

日向走回自己的課室中途,月岛小声的说了一句。

“.....我真是笨蛋呢..为什么我会这么在意今天...”

———————————————————————

月岛單方面喜欢日向,本身我想写甜文,但我明天有兩个默書,一个考试,所以写得很赶急,希望你们喜欢吧!!

他们的对话(影日)



影山:要开始喔,你能忍嗎?
日向:當然!不要看少我!
影山:那开始了。
日向:影山!我叫你不要看少我!用力点也行!来吧!
影山(用盡力)
日向:啊!笨蛋!好痛.....啊!誰叫你一来就这么用力....嗯...
影山:吓!是你要的吧!放鬆点就没事,你这么緊,你很少做吧。
日向:这.....这个很少.....啊!好痛啊!快放手!
影山:既然做到这个地步就不能停!...最多給你松一点。
日向:誰!誰要!啊......松一点松一点!












田中:菅桑....他们為什么做伸展運動可以説出这么容易令人误会的对话...
菅原:誰知道呢...
月島:王者大人和小矮子一定不知道他们的对话是多么淫荡呢~~(暗笑)
山口:是呢!阿月!

做完伸展運動的影山和日向走过来。

日向:什么!什么!开始練習嗎?!
西谷:是啊!你们俩快跟我練習(拉走)
澤村:月島,不能用对于他们来说深奥的词语哦,不要再说出口哦...(黑臉)
月島:是。

校園祭短篇[影日](超短,因为上課作)


課堂小開洞(我只是將簿上的文複製下來,不是真的上課用電話写)

*交往中

————————————————————

「影...影山!」

影山听到一把熟悉的声音在呼喚他,他回頭一看,卻只看到一位穿著烏野女制服的橙发女孩在他眼前。

「影、影山,你知道今天要不要排「你是誰?」」
「哈!?是我啊!日向啊!日向翔陽啊!」

影山因为日向奇突的衣著而不能認出他。

「...女裝」
「因、因为明天是校園祭,我們班的女生又比較少,所、所以—」

日向解釋途中,影山突然吻向他紅潤的唇上。

「唔...」

日向的声音被影山的唇封著,只能漏出輕輕的呻吟声。當影山不自觉地將舌頭伸到他的口裡時,日向用盡全身的力量推开了他。

「哈...你、你是呆子嗎!?我們是在学校的說!萬一被人看到的話怎样辦!」

說到这𥚃,影山的臉輕微的紅起來,輕声道。

「不、不是因为你穿得太可、可愛才令我失控嗎...呆、呆子...」

日向頓時炸毛了。

恋愛精灵的傳說[月山]


*交往中

——————————————————————

最近月岛班上的女生瘋傳一个恋愛精灵傳聞,令他感到非常煩厭。

「吶吶~你們有听過恋愛精灵的傳說?听說一些本身關係不太好的情侶呢~會被恋愛精灵施一個神秘的魔法,將比較冷淡的一方变成貓哦!然後解決方法只有一个,就是.....」

月岛的座位雖然离女生比較遠,卻能听得清清楚楚。他討厭女生東拉西扯的説話方法,一時这样,一時那样,不能從中知道真相。月岛戴上耳機,用音樂蓋過对他來說是非常煩厭的声音。

「阿月~明天見!」
「嗯。」

部活完了,每天他們的对話因山口要去練跳躍飄球,慢慢的減少了。

月岛回家後,將学校的傳聞說給他的哥哥听,听完的哥哥當然不斷地笑。

「哈哈哈哈哈!!!不知道啊~可能說不定真的发生哦!」
「.......」

月岛无視这个笨蛋的哥哥,狠狠地关上房門,回到只屬於自己的地方。

「为什么哥哥可以多么天真呢!恋愛精靈什么只是人們憑空想像的事,一点都不科学,还亏人們可以信呢!像笨蛋一样的東西...」月岛小声地吐槽这个傳聞。

「叮。」

在他自言自語的途中,他的電話响了一下,原來是來自山口的訊息。月岛略略地看看。

[阿月!难得明天是暑假的開始!我們一起隨便逛逛吧!好嗎?]
[嗯。]
[謝謝!阿月!(≧∇≦)]

月岛簡略地回覆山口的訊息,然後回窩睡觉了。

在这个月色䑃胧的晚上,恋愛精靈正在尋找今晚的目標人物。到底是誰要在今晚被恋愛精靈施上神祕的魔法呢?

翌日,月岛被敲門聲吵醒了,他隱若听到房門外有人在呼喚著他。月岛伸了个懶腰,他準備走過去開門的時候,发觉房間各色各样的東西都变大了。

嗯...究竟是誰啊,现在还是很早的說。算了,都已經被吵醒了,又沒有什么可以做,就看看吧......为什么我的眼鏡变得这么大?等等,猫爪....我的手变了猫爪...这样説我现在变了一只猫。

月岛发觉他变成了一只猫,他沒有什么反应,慢悠悠地走到門前抓幾下,发出一些声音,令他的哥哥发现他。

幸好家𥚃有後備鎖匙,哥哥听到後,馬上冲去拿。

打開門的明光,只见一只散发著黑気鵝黃色的小猫咪。

「不....不愧是我的弟弟,变了小猫也一点都不可愛.....」

他的哥哥一点都不觉得驚訝,反而觉得自己很恐怖,这样不科学的事居然被自己的一句話預言成真,还要发生在自家弟弟的身上,他除了說这句已經想不到可以說什么。

本來想跟月岛逛逛街的山口,变成这幾天都要照顾这只不可愛的小猫,因为從今天開始明光这幾天都在大学留宿,不能照顾突然变成小猫的月岛。

月岛跟山口從今天起開始他們漫長的暑假,所以不回校也可以,山口还可以照顾月岛,跟父母說他在月岛的家留宿也沒有什么可以怀疑。

「所以我的弟弟就拜託你啦~忠君。」

山口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的來龍去脈,但是都接受了明光的拜託。

「阿月...这是阿月嗎?」

山口还是不相信眼前的猫是月岛,他坐在地上,嘗試用手抚摸他眼前的猫,結果跟預計的一样,月岛狠狠的抓他的手,留下了一条一条清楚的疤痕。

「果然是阿月呢.....」

當月岛的意識回來時,山口手上的疤痕已經滲出血來,他发觉自己做得太過分,就上前舔舔山口受傷的手。

「我沒事的,阿月。」

山口不自觉的用了他的笑容打擊了月岛的心。

你这样的笑容是犯規喔,月岛心想著。

然後在正个下午山口不斷在電話的各种網頁尋找些疑似重要的資料。在尋找的途中,月岛曾經嘗試過叫山口,卻用抚摸作为回应。他有点不忿氣,跳上了山口背後的桌子上,伏在他眼鏡後面,看清楚山口找什么資料,然後他就沒有再骚扰山口了,因为他所找的資料全都是为了月岛可以回復原本的身体。

到了晚上,習慣早睡的月岛已經躺在山口的身上睡了,因为月岛现在是小猫,所以他可以有一次特別的機會睡在山口的身上。山口看著熟睡似的月岛,輕輕地、小心翼翼地抚摸著月岛的額頭。

「阿月....我一定帮助回復原狀的。」

跟月岛説完後,山口也接著睡了。

月岛是淺睡的人,所以山口剛才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知道了。他用他兩只的小猫手按着自己的頭,他的臉慢慢紅起來了,他在想如果是平時的他,他一定忍不住推倒他了。

翌日早上,月岛早過山口起床,他看著山口无防備的睡相,忍不住吻下去了。月岛突然視缐模糊,就倒下來了。

「阿月....阿月!阿月!?」

月岛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睜開了眼晴的他只看到快要哭的山口。

「幹嘛哭.....我只是在睡觉哦......?!」

月岛现在才发觉他变回原形。

「嗚....因、因為阿月...剛才怎样叫都不醒....但是...现在醒了真的..太好了!!唔哇哇哇哇哇!!!!

山口冲向月岛的懷𥚃不斷的大声哭,月岛只能給他在自己的懷𥚃哭,並抚摸著他頭頂上落下的呆毛。

就这样月岛变回原形了。

小番外

「話說阿月你用什么方法变回原形啊?」
「.........」

月岛才不想說突然想到女生們説的解決方法,才能变回原形。

與失憶後的你[影日]


我喜欢你

我究竟從幾時開始发现我对你这种特別的感情?我也不知道,只是在不知不觉間,我的眼𥚃開始不能沒有你的存在。

这時我確定了,沒有你的存在就沒有現在的我,卻现在的你已經不是我以前所喜欢的你,從黑暗中拯救我的你已經不存在了。

失憶的你只將我的事忘得一乾二淨,对我的態度也改变了,沒有像以前一样唠唠叨叨的説要托球,也沒有再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我。

现在的你眼中看著我只有恐懼,跟初中和你初次相遇的時候一样,充滿陌生和恐懼的眼神。

「影山同学...早上好。」
「早上好。」

過了一个月,你的記憶还沒有回來,每天只是跟我打招呼,沒有像以前一样一起聊聊排球的事。我莫名的感到寂寞,平時的我只會懂罵你呆子,只知道你很煩,卻到现在居然不能沒有你的声音在我身边回響,我只能留恋著我們以前无比開心的日子。

其實我本來是想在一个月前跟你表達我的心意,卻從这天開始,我們就被一个透明的牆壁阻隔著,永遠不能回到我們以前的關係。

到了高中三年級,我們聊起毕业後的自願,我本來和这家伙的約定已經消失得无影无蹤。我知道...如果是失憶前的他的話,他现在一定跟我說。

「一起去职业球队吧!影山!因為我说过打倒你的人絕对是我,不管是十年後还是二十年後...絕對!!」

这个已經是以前的事了,现在的我已經出外工作,是一位普通的職員。

我們有時會約出來聚會,一起喝酒解悶,一起聊聊现在的生活情況。

但是時間總會淡化我們的友情,終有一天,我們會因著各个不同生活的方式而不能再這樣聚會,但這個是不能改变的事實。

而不知道為什麼時間沒有淡化我对日向翔陽的感情,反而越來越深。

我沒有後悔,我沒有後悔過我喜歡他。

我在想这种感情应該一輩子都不能消除,如果可以的話,下輩子...就讓我好好的跟你說。

「我喜歡你。」

——————————————————————

废文一篇

請原諒(>_<)

[月山]初恋


山口跟月岛交往的契机

———————————————————————

初恋是什么?就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喜歡上一個人,不是朋友的喜歡,也不是好感,是恋愛的那种。每个人都會經歷過这一種感覺。有些人不懂分辨恋愛和好感的感覺,有時就是因為这样,產生了各种的誤會。恋愛是沒有界限的,不一定是男与女,就算是男与男,女与女,小孩与大人都可以產生恋愛的感覺。

每个人对初恋的印象都不同,當有人問初恋的味道是什么呢,通常都这樣回答。

「初恋的味道呢~我不知道啊~我也想知道啊~可惜我沒有經驗呢~」

或是

「初恋的味道?!嗯...我不知道啊,虽然我現在有男朋友,但是不會特意去想这个問題,也觉得这个問題都挺难解釋呢~」

听起来好像在敷衍了事,但这些回答都是真心回答的。我为什么知道?不知道,但是你能清楚的知道初恋的味道嗎?大概都是不知道呢。

初恋對山口來說是又甜又酸又辛苦,像菠蘿一样。为什么?通常在吃菠蘿之前,都要將菠蘿硬硬的外殼切開,才能吃到殻𥚃的菠蘿肉。月岛毒舌的性格就像菠蘿殻上的刺,不斷的傷害人,山口卻敢赤手將这些刺一根一根的拔出來,慢慢打開他的防備心。雖然打開後,還會有一時甜一時酸的時候,但是能夠打開他的防備心已經很開心了。

———————————————————————

今天山口的工作也没有改变。

「請問山口君有空嗎?」

山口每天午休的時候都會經常听到女生这样呼喚他,不是因為山口受女生歡迎,而是因為月岛受女生歡迎,但太過冷酷,女生不敢當面找他,所以就找經常在月岛身邊的人—山口。

「吶~山口君~拜託你~」

山口太過善良,加上他又不懂怎样拒絕她們,所以每天都會收到很多來自女生給月岛的情信。

「阿月....这些,女生們給你的情信。」
「唉...为什么你不拒絕...你每天都做她們的跑腿,真是辛苦了。」

升上高中後,他被女生們打听月岛的事或是被拜託的事变多了。

阿月雖然口中說得很嫌棄,卻會將她們的信帶回家,我不知道阿月收到以後是怎样處理的,但我知道,我知道阿月是很温柔的,既然帶回家应該是有好好看吧。

山口回家後,他在自己的睡床上不斷地翻滾。

唉~大家都好厲害啊~有告白的勇氣...为什么....为什么我可以这么膽小?因為我喜歡的是阿月?又是呢...我是男生,喜歡男生什么...阿月一定覺得我很噁心吧...我还是去日記吧。

忘了説山口現在有每天写日記的習慣。

翌日,山口照旧在月岛家問前等他。

「早上好!阿月!」
「早上好。」

每天早上的對話都是这样,沒有改变。

午休時,山口因為要帮助老師而不在月岛的身边,對於月岛來說都沒什么改变,只是变得悄无声息。

月岛不習惯这个的寧靜的環境,現在只想去外面散散心。當月岛經過山口的座位時,他碰巧看到山口抽屜𥚃的東西快要掉出來,他走過去將快要掉出來的東西推回來,反而掉了出來,月岛弯腰將掉落的東西拾起來。當拾起來的時候,月岛看到標題是大大的写著日記的簿。

日記?山口有写日記的習慣?为什么沒有听他的說過?

月岛隨手翻開看看,看到一頁特別有很多問號。

12月5日 晴天
今天我發現自己有点奇怪。为什么呢?我明知月是很受女生歡迎,为什么...为什么看到阿月跟女生在一起說話的時候,心會痛得很?这一种感觉究竟是什么?今天又有女生拜託我帮她將情信給阿月,我真的不懂拒絕女生呢~結果情信都是交給阿月了。排球部休息時,我去問了菅原前輩这个奇怪的现象是什么,只是説了一句「春天來了」,这句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菅原前輩雖然叫我自己去想,但是我明天要去問菅原前輩多一次,我真的完全不明!

月岛对山口的問題挺有興趣,所以翻去下一頁看。

12月6日 雨天
今天早上因为想快点知道答案,而忘記了要等阿月一起回校,抱歉!抱歉!阿月!(>_<)幸好我帶了草莓蛋糕給阿月,阿月才能消氣。今天早上問了菅原前輩,前輩説......这是恋愛的預兆。恋恋恋恋恋愛!??雖然我都觉得真的跟恋愛很相似....但但但是我喜歡阿月!不是朋友的喜歡嗎?!加上...我是男生,喜歡男生什么...阿月一定觉得很噁心...我一定要將这种感觉消除!不然我不能再在阿月的身边了!

月岛愣了一下,然後快速翻到山口昨天写的日記。

2月5日 陰天
過了兩個月,我对阿月的感情沒有消除,反而我越來越喜歡阿月了,怎样辦!?今天我又將女生的情信給阿月,阿月說我辛苦了...是!我真是很辛苦!每天写日記是想發洩女生为什么可以有勇氣向阿月告白!为什么有勇氣写一些明知不會有回覆的情信!因为她們是女生?!而我是男生...所以要將这种感情一直藏在自己的心𥚃嗎.....沒所謂...只要一直能在阿月的身边我已經別无所求了。

「欸....?!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月!你你你在看、看我的日記?!」

突如其來的声音吓到月岛,山口的日記從他的手上掉下來。

「我只是看到你的日記快要從抽屜掉下來,所以想帮你推回來,結果反而掉了出來。你抽屜𥚃的東西都挺亂的,閑的時候整理一下吧。」

月岛將山口的日記拾起來,親手交到山口的手上。

「阿、阿月...你真的沒有看...看我的日記...?」
「信不信由你決定。」

然後月岛回到自己的座位。

月岛看完山口的日記,他發觉自己有所改变,他变得非常在意山口的事 ,山口也發现月岛有点不对勁。

「阿月。」
「.......」
「阿月?」
「...什么事。」
「阿月最近....經常發呆呢...有什么事嗎?」
「沒有。」
「又是呢....沒有問題可以難到阿月呢!」

是的,我都發现自己最近有点不在狀態,为什么?因为山口的日記?可能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山口的事而感到煩惱,一点都不像平時的我。

「月岛!好球!」

現在是排球部的練習,由月岛發球。

「砰!」

月岛的發球成功過網,但由於太過用力,球出了場內,並擊中了在場外帮手的山口。

「山口!!!沒事吧!!」

排球部的人全部都圍在山口的身边問候他。

「沒、沒事的,抱歉!要大家擔心...」
「月岛!你最近發生什么事!?心不在焉的!山口剛才被你的發球擊中了!你一点反应都沒有!你是不是人啊?!」

田中对月岛最近的狀態感到非常不滿。

「抱歉。前輩,我想早点回家休息。」
「好吧,好好休息吧!月岛。」
「謝謝,菅原前輩。」
「菅桑,为什么給月岛回家休息?他剛剛差点令山口受傷哦!」
「田中,我都察觉到月岛最近有点不对勁,既然他自己提出要早点回家休息,他就一定會休息。如果我們強迫他回家休息,他回到家不一定會休息,所以就給他回家休息吧。」
「是~~」

月岛回家後,軟癱癱躺在他的床上,慢慢地入睡。

另一方面,山口在排球部練習結束後,照旧去找嶋田練習跳躍飄球。
「嶋田桑,最近阿月...心不在焉.....」
「你告訴給他嗎?」
「沒有...但是阿月似乎看了我的日記,怎样辨好...」
「直接當面說清楚吧。」
「但但但但是只是我的推測...」
「試試吧!山口君!我支持你的!」
「好....好吧...」

月岛從夢中醒來,肚子有点餓,於是就出去買晚飯吃。

「山口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說.....記不起來...」

月岛夢中的山口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他說,卻記憶模糊,記不起來。買晚飯的路上,他戴上耳機,用音樂麻醉他的思想。

月岛買完晚飯後,從便利店走出來,他看到對面的馬路有一位經常在他身边,擁有呆毛的人在發呆。

「月?!」

似乎擁有呆毛的人發现了他的身影,大声地叫了他的名字。急速地走在他的身旁。

「阿月!为什么在这?」
「買晚飯。」
「阿月!一起回家吧!还有...有些事想告訴你。」
「嗯。」

一路上,山口沒有跟月岛說過任何話。當到了分岔路時,山口才出声。
「阿、阿月!」
「太大声了,山口。」
「抱歉!阿月.....不、不對!我有話要跟你說!」
「說吧。」
「其...其實....我是....好..好....好」
「我好喜歡你。」
「欸?!」

山口想説的話,被月岛搶先説了出來。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你听到我說的話嗎?山口。我說我喜歡你。」
「听听听听听到!!!」
「那明天見。」
「明天見....」

今晚發生的事,对山口來說像是一場夢,沒可能發生的事。
翌日,山口像平時一样在月岛家等一位冷冰冰卻令他感到溫暖的人。

「早上好!阿月!」
「早上好,山口。」

他們跟平時一样,沒有什么改变,唯一改变的是他們見面後會默默地牽著手,这种默默的愛沒什么差呢!(^O^)

——————————————————————

可能写得有点奇怪!請原諒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