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排球

大愛排球少年!!什么關於排球少年的CP都有!!

《烏野高中排球部特別活動》

*合宿訓練後
西谷:「喂大家!今天我跟龍舉辦一個特別活動,大家洗澡後在睡房集合哦!」
田中:「是啊!排球部的人一定要來哦!少一個都不能哦!」
大地:「但是緣下他們沒有來。」
田中:「这样啊.....沒辦法!下次先再問他們吧!今天我們先玩玩看吧!」
日向:「影山,你知道西谷桑跟田中桑舉辦什么特別活動啊?」
影山:「誰知道....」

*在睡房
田中:「大家都在吧!好!」
田中、西谷:「現在開始問問題啦!大家都一定要回答哦!」
西谷:「第一題,你們最喜歡跟誰一起練習?!」
月岛:「这就是特別活動呢......」
田中:「月岛!这个是了解大家的好機會,所以才叫特別活動!」
月岛:「.......」
西谷:「那...繼續剛才的問題吧!」
日向:「嗯....影、影山吧...因為有他的托球我、我才能不用怕別人的攔截...」
影山:「什麼啊...好噁心...」
日向:「哈!你、你估我想說的嗎...我..只是説事實!」
影山:「...的確沒有説錯...」
月岛:「嘛~王者之前曾經說過只要有我在你就是最強的,這句話就可以證明王者也很重视你哦~」
影山:「什.....」
菅原:「停一停!停一停!這個活動不是為了了解大家才舉辦的嗎?不是給你們吵架的時候。」
影山、月岛:「抱歉...菅原前輩。」
大地:「那就繼續吧!我個人認為跟誰一起練習都很開心,不用說最喜歡跟誰一起練習吧!」
田中:「的確是呢!但是說明是了解大家的好機會,所以就算跟大家一起練習也很開心,但總是有一個人你是不可缺少的喔!」
西谷:「是啊!是我的話就是旭桑,因為我最喜歡就是接到旭桑的殺球!」
東峰:「西谷....」
西谷:「但是膽小的旭桑最討厭!」
東峰:「......」
菅原:「又是的~為什么我們排球部的王牌是这么膽小呢~我的話跟大地一样哦!跟你們一起最開心哦!」
山口:「我也是呢!」
月岛:「沒有意見。」
田中:「你真無聊呢!月岛!我啊!一定是跟西谷最開心的啊!」
西谷:「謝謝你啊!龍!」
東峰:「我呢.....大家能在一起已經很開心了,我們三年級不是下年就要離開嗎?我想...如果大家可以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西谷:「旭桑!不要傷心!我們舉辦這個活動的原因是想在你們離開之前更加了解大家,到了大家畢業後我們也可以一起經常出來吧!」
田中:「是啊!要從樂觀的方向想哦!好啦!下一題問題!这个問題就是你們最不想跟誰練習?」
月岛:「當然是王者啦~」
影山:「什么!!」
日向:「嗯...我也是月岛一样...」
影山:「哈?!呆子日向!」
日向:「我就是討厭你这样叫我!」
菅原:「那日向究竟是喜歡影山还是討厭啊...」
日向:「嗯.....中立!」
影山:「........」
大地:「这样也行嗎...真的有日向風格呢。」
菅原:「嗯,我對这个問題沒有意見。」
大地:「我也是呢!」
月岛:「我也是。」
山口:「我也是呢!阿月!」
田中:「唉~我跟阿谷舉辦这个活動究竟是什么目的啊~個個都是这樣.....」
西谷:「嘛~他們就是這樣吧,不能坦率呢。我啊!有時不想跟旭桑一起練習,因為旭桑有時很沒有自信,这樣的旭桑最討厭!所以旭桑要增加多點自信心!成為一個勇敢的大男人!」
東峰:(T ^ T)
菅原:「...太過坦率直言就會跟西谷一样,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傷到別人....」
大地:「真是的....旭真可憐...」

*一段吵鬧後
月岛:「結果這個活動對我們來說都沒有太大的意義吧。」
大地:「雖然是這樣但是都挺好玩的哦!」
西谷、田中:「一點都不好!!!」
田中:「下一個遊戲正式開始!」
大地、菅原:「哈?!」
大地:「田中...應該差不多要睡了...」
田中:「現在才是好戲哦!...怪談現在開始哦~~」
日向:「怪!談......Σ(゚д゚lll)」
菅原:「不要玩啦...已經很晚了。」
西谷無視了菅原的勸告,幫田中接著說下去:「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女生跟她的朋友承諾過不會背叛對方。女生叫A,她的朋友叫B。某一天A因為知道B跟她一样喜歡同一個男生,所以A暗地在別人的耳中説B壞話。有一天A知道因為其他人跟說B她説她壞話而跳樓身亡,A在上課其間衝入学校的廁所,暗地不斷哭,突然A的上空变暗了,然後...A看上去,啪一聲,嘶一聲,A的頭跌在地上,一灘血在廁間慢慢的流出來,從廁間的門隙可以看見死神將A的身體和頭拾起帶去地獄,但这時一個人都沒有,班上的人都沒有再看見A了.....說完!我說得怎样!不錯吧!!」西谷無視了菅原的勸告,接著說下去
日向不斷顫抖地說:「我什么都聽不到我什么都聽不到我什么都聽不到我什么都聽不到我什么都聽不到我什么都聽不到我什么都聽不到我什么都聽不到(T ^ T)」
田中:「你真的說得不錯嘛!!nice!!阿谷!!」
大地:「好了...已經很晚了,快回窩睡了。」
田中、西谷大聲喊著:「是!」
菅原:「小聲一點啊~有些人已經睡了。」

*半夜三更
「影山....影山,睡了嗎?」影山耳旁響起日向顫抖的聲音,日向不斷扯著他的衣袖。
影山緩緩轉身,揉揉眼睛,眯著眼地說:「什么.....」
日向:「陪我.....去...去廁所...」
影山:「哈?自己去吧....呆子日向...」
「影山...求求您啦.....我想去廁所啊....」日向已經害怕得快要哭出來。
影山:「好吧...」
影山緩緩的站起來,接著日向也站起來。當他們準備離開房間時,山口輕聲地叫他們。
山口:「抱、抱歉,我...我也可以跟你們嗎?」
日向擺出一個可以的手勢,然後山口輕聲地走到日向的身邊。
因為廁所得一個,所以山口讓日向先去廁所。
「影山...山口...在嗎?」日向的聲音從廁所中傳出來。
影山:「真是的(ー ー;)....在啊。」
山口:「我也在啊,日向(^_^;)」
日向出來後,山口接著入去,山口很快就出來了。他們回房的途中,走廊傳來一陣陣涼風。
日向:「都...都挺冷呢...」
山囗:「是...是呢...」
影山:「你們沒有穿外套嗎?」
日向、山口:「是.....(・・;)」
影山:「唉....接著。」
影山將自己的外套拋給他們。
日向、山口:「謝謝...」
日向和山口接著影山的外套,山口將外套蓋在他們的背上。突然他們的背後傳來陣陣笑聲,他們嚇得不敢動。腳步聲漸漸靠近他們。
影山:「啊,是「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影山还未説是誰,日向和山口已經害怕得喊了出來。
月岛:「你們喊什么喊.....會吵醒前輩們的。啊唷~難道你們怕西谷前輩說的怪談嗎?真遜~」
日向:「什么啊!每個人都有自己害怕的東西啊!連影山都有!難道你沒有嗎?!」
影山:「什么!呆子日向!」
月岛:「是啊~我沒有什么害怕的東西哦~有什么可怕嗎?」
日向、影山、山口:「.......」
月岛:「快回房了,明天还要練習的説。」

*翌日
影山、日向和山口因為昨天的事,不斷地打呵欠。
大地:「一年級的,什么啊,很累的样子。」
影山:「是因為呆子日向吵著要我陪他去廁所,加上突然山口也加入,在途中又碰見月岛,吵了一會兒才睡,所以我們很晚才腄。」
日向:「什么啊!將責任全部推卸給我們!」
山口:「.....日向,影山又不是説錯嘛...是我們要他陪我們去廁所吧,我們也有責任哦。」
日向:「但是.....」
月岛:「我只是途中經過的。」
日向:「还説!不是你突然笑起來,吓到我們呢!!」
影山:「我沒有吓到,只是我想說給你們聽時,你們突然大叫聽不到。」
日向、山口:「......」
菅原:「不要吵了,快開始練習吧。」


就这样合宿特別活動結束了。

——————————————————————

突然想到的梗(^O^)

希望大家喜歡啦~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