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排球

大愛排球少年!!什么關於排球少年的CP都有!!

[月山]初恋


山口跟月岛交往的契机

———————————————————————

初恋是什么?就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喜歡上一個人,不是朋友的喜歡,也不是好感,是恋愛的那种。每个人都會經歷過这一種感覺。有些人不懂分辨恋愛和好感的感覺,有時就是因為这样,產生了各种的誤會。恋愛是沒有界限的,不一定是男与女,就算是男与男,女与女,小孩与大人都可以產生恋愛的感覺。

每个人对初恋的印象都不同,當有人問初恋的味道是什么呢,通常都这樣回答。

「初恋的味道呢~我不知道啊~我也想知道啊~可惜我沒有經驗呢~」

或是

「初恋的味道?!嗯...我不知道啊,虽然我現在有男朋友,但是不會特意去想这个問題,也觉得这个問題都挺难解釋呢~」

听起来好像在敷衍了事,但这些回答都是真心回答的。我为什么知道?不知道,但是你能清楚的知道初恋的味道嗎?大概都是不知道呢。

初恋對山口來說是又甜又酸又辛苦,像菠蘿一样。为什么?通常在吃菠蘿之前,都要將菠蘿硬硬的外殼切開,才能吃到殻𥚃的菠蘿肉。月岛毒舌的性格就像菠蘿殻上的刺,不斷的傷害人,山口卻敢赤手將这些刺一根一根的拔出來,慢慢打開他的防備心。雖然打開後,還會有一時甜一時酸的時候,但是能夠打開他的防備心已經很開心了。

———————————————————————

今天山口的工作也没有改变。

「請問山口君有空嗎?」

山口每天午休的時候都會經常听到女生这样呼喚他,不是因為山口受女生歡迎,而是因為月岛受女生歡迎,但太過冷酷,女生不敢當面找他,所以就找經常在月岛身邊的人—山口。

「吶~山口君~拜託你~」

山口太過善良,加上他又不懂怎样拒絕她們,所以每天都會收到很多來自女生給月岛的情信。

「阿月....这些,女生們給你的情信。」
「唉...为什么你不拒絕...你每天都做她們的跑腿,真是辛苦了。」

升上高中後,他被女生們打听月岛的事或是被拜託的事变多了。

阿月雖然口中說得很嫌棄,卻會將她們的信帶回家,我不知道阿月收到以後是怎样處理的,但我知道,我知道阿月是很温柔的,既然帶回家应該是有好好看吧。

山口回家後,他在自己的睡床上不斷地翻滾。

唉~大家都好厲害啊~有告白的勇氣...为什么....为什么我可以这么膽小?因為我喜歡的是阿月?又是呢...我是男生,喜歡男生什么...阿月一定覺得我很噁心吧...我还是去日記吧。

忘了説山口現在有每天写日記的習慣。

翌日,山口照旧在月岛家問前等他。

「早上好!阿月!」
「早上好。」

每天早上的對話都是这样,沒有改变。

午休時,山口因為要帮助老師而不在月岛的身边,對於月岛來說都沒什么改变,只是变得悄无声息。

月岛不習惯这个的寧靜的環境,現在只想去外面散散心。當月岛經過山口的座位時,他碰巧看到山口抽屜𥚃的東西快要掉出來,他走過去將快要掉出來的東西推回來,反而掉了出來,月岛弯腰將掉落的東西拾起來。當拾起來的時候,月岛看到標題是大大的写著日記的簿。

日記?山口有写日記的習慣?为什么沒有听他的說過?

月岛隨手翻開看看,看到一頁特別有很多問號。

12月5日 晴天
今天我發現自己有点奇怪。为什么呢?我明知月是很受女生歡迎,为什么...为什么看到阿月跟女生在一起說話的時候,心會痛得很?这一种感觉究竟是什么?今天又有女生拜託我帮她將情信給阿月,我真的不懂拒絕女生呢~結果情信都是交給阿月了。排球部休息時,我去問了菅原前輩这个奇怪的现象是什么,只是説了一句「春天來了」,这句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菅原前輩雖然叫我自己去想,但是我明天要去問菅原前輩多一次,我真的完全不明!

月岛对山口的問題挺有興趣,所以翻去下一頁看。

12月6日 雨天
今天早上因为想快点知道答案,而忘記了要等阿月一起回校,抱歉!抱歉!阿月!(>_<)幸好我帶了草莓蛋糕給阿月,阿月才能消氣。今天早上問了菅原前輩,前輩説......这是恋愛的預兆。恋恋恋恋恋愛!??雖然我都觉得真的跟恋愛很相似....但但但是我喜歡阿月!不是朋友的喜歡嗎?!加上...我是男生,喜歡男生什么...阿月一定觉得很噁心...我一定要將这种感觉消除!不然我不能再在阿月的身边了!

月岛愣了一下,然後快速翻到山口昨天写的日記。

2月5日 陰天
過了兩個月,我对阿月的感情沒有消除,反而我越來越喜歡阿月了,怎样辦!?今天我又將女生的情信給阿月,阿月說我辛苦了...是!我真是很辛苦!每天写日記是想發洩女生为什么可以有勇氣向阿月告白!为什么有勇氣写一些明知不會有回覆的情信!因为她們是女生?!而我是男生...所以要將这种感情一直藏在自己的心𥚃嗎.....沒所謂...只要一直能在阿月的身边我已經別无所求了。

「欸....?!哇哇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月!你你你在看、看我的日記?!」

突如其來的声音吓到月岛,山口的日記從他的手上掉下來。

「我只是看到你的日記快要從抽屜掉下來,所以想帮你推回來,結果反而掉了出來。你抽屜𥚃的東西都挺亂的,閑的時候整理一下吧。」

月岛將山口的日記拾起來,親手交到山口的手上。

「阿、阿月...你真的沒有看...看我的日記...?」
「信不信由你決定。」

然後月岛回到自己的座位。

月岛看完山口的日記,他發觉自己有所改变,他变得非常在意山口的事 ,山口也發现月岛有点不对勁。

「阿月。」
「.......」
「阿月?」
「...什么事。」
「阿月最近....經常發呆呢...有什么事嗎?」
「沒有。」
「又是呢....沒有問題可以難到阿月呢!」

是的,我都發现自己最近有点不在狀態,为什么?因为山口的日記?可能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山口的事而感到煩惱,一点都不像平時的我。

「月岛!好球!」

現在是排球部的練習,由月岛發球。

「砰!」

月岛的發球成功過網,但由於太過用力,球出了場內,並擊中了在場外帮手的山口。

「山口!!!沒事吧!!」

排球部的人全部都圍在山口的身边問候他。

「沒、沒事的,抱歉!要大家擔心...」
「月岛!你最近發生什么事!?心不在焉的!山口剛才被你的發球擊中了!你一点反应都沒有!你是不是人啊?!」

田中对月岛最近的狀態感到非常不滿。

「抱歉。前輩,我想早点回家休息。」
「好吧,好好休息吧!月岛。」
「謝謝,菅原前輩。」
「菅桑,为什么給月岛回家休息?他剛剛差点令山口受傷哦!」
「田中,我都察觉到月岛最近有点不对勁,既然他自己提出要早点回家休息,他就一定會休息。如果我們強迫他回家休息,他回到家不一定會休息,所以就給他回家休息吧。」
「是~~」

月岛回家後,軟癱癱躺在他的床上,慢慢地入睡。

另一方面,山口在排球部練習結束後,照旧去找嶋田練習跳躍飄球。
「嶋田桑,最近阿月...心不在焉.....」
「你告訴給他嗎?」
「沒有...但是阿月似乎看了我的日記,怎样辨好...」
「直接當面說清楚吧。」
「但但但但是只是我的推測...」
「試試吧!山口君!我支持你的!」
「好....好吧...」

月岛從夢中醒來,肚子有点餓,於是就出去買晚飯吃。

「山口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說.....記不起來...」

月岛夢中的山口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他說,卻記憶模糊,記不起來。買晚飯的路上,他戴上耳機,用音樂麻醉他的思想。

月岛買完晚飯後,從便利店走出來,他看到對面的馬路有一位經常在他身边,擁有呆毛的人在發呆。

「月?!」

似乎擁有呆毛的人發现了他的身影,大声地叫了他的名字。急速地走在他的身旁。

「阿月!为什么在这?」
「買晚飯。」
「阿月!一起回家吧!还有...有些事想告訴你。」
「嗯。」

一路上,山口沒有跟月岛說過任何話。當到了分岔路時,山口才出声。
「阿、阿月!」
「太大声了,山口。」
「抱歉!阿月.....不、不對!我有話要跟你說!」
「說吧。」
「其...其實....我是....好..好....好」
「我好喜歡你。」
「欸?!」

山口想説的話,被月岛搶先説了出來。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你听到我說的話嗎?山口。我說我喜歡你。」
「听听听听听到!!!」
「那明天見。」
「明天見....」

今晚發生的事,对山口來說像是一場夢,沒可能發生的事。
翌日,山口像平時一样在月岛家等一位冷冰冰卻令他感到溫暖的人。

「早上好!阿月!」
「早上好,山口。」

他們跟平時一样,沒有什么改变,唯一改变的是他們見面後會默默地牽著手,这种默默的愛沒什么差呢!(^O^)

——————————————————————

可能写得有点奇怪!請原諒T^T

评论

热度(21)